aaasiaohang

最喜欢你了。

#李赫宰
'Bout you 壁纸自修1p
(第一次修请轻喷><

#李东海 180820新闻图自修1p

子貓之家:

健氣攻 屁爹 x 呆萌乖巧受 胡迪

好好吃!🤤

我要重温10000000000次!

白梦(短完)

写的太好了TT

藤蔓:

澈特


毫无文笔可言


一大堆ooc


一大堆bug










金希澈到医院的时候大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堆得知消息赶过来记者,他快步走着,两个助理替他挡住那些快要戳到他脸上的话筒。


 


抢救室的红灯还亮着,金钟云提着肇事司机的衣领往他身上挥拳,李东海死死抱住他的腰拦着,李赫宰身上还穿着可笑的睡衣,在椅子上缩成一团不住地干呕。金希澈想,如果朴正洙看到这幅景象的话肯定要骂他们,不过他肯定是会笑着,这人对我们总是格外心软。金希澈强硬地把金钟云和那个满脸后悔的中年男人隔开,他最大的弟弟死死咬着嘴唇,眼里都是滚烫的恨意。金希澈扼住那个男人的脖子,他从自己感受到的温热触感判断自己的手应该是很冷。


 


“我真想杀了你。”


 


没有打算反抗的人在金希澈手里痛苦地摇着头。李东海试图把金希澈拉开,天知道他多想打死那个酒后超速驾驶的家伙,但他觉得如果不拦住金希澈的话可能真的会出人命。


 


“你最好是祈祷朴正洙没事,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。”他恶狠狠地威胁。


 


其实他心里已经预知到结局了,被撞出车外,血肉模糊。但他还是期待着奇迹的发生。


 


拜托了,如果真的有上帝的话,我要我的特儿。


 


金钟云神经质地咬着自己的手,整个人都剧烈地颤抖着,金希澈抱住他。那边李赫宰已经几近昏厥,正被李东海温柔地安抚着。


 


手机隔着层布料贴着金希澈的大腿不停震动,他把它拿出来接通:“始源呐,等下带几条衣服过来,太冷了。”


 


真的太冷了,金希澈想。


 


申东熙来得很快,把肇事司机抡起来揍了一顿,金希澈懒得拦他,金希澈巴不得那个男人被揍死,就算出了什么事他们总会是一起担着的,其实他们都更喜欢叫他“神童”,朴正洙说过这样子叫很亲密。十几年来他们这一群人过成了一家人,而现在这个家的主心骨躺在抢救室里生死未卜。


 


我不要隐瞒自己的心了,我要和朴正洙说爱他,我要把他养胖一点,这家伙太瘦了,要把厉旭抓过来当伙夫,我学着做菜也不是不可以,不过得先让朴正洙跟我撒个娇什么的,出去旅游的话太麻烦了而且他也很讨厌出门,不过还是要去荷兰领个证,英国太冷了。


 


金希澈漫无边际地散发着思绪,连曺圭贤什么时候坐在他旁边他都不知道。已经三十岁的忙内双手合十虔诚地祈祷,脸上都是泪痕。于是金希澈想起这个弟弟刚进队里的时候朴正洙对他的排斥,和那次车祸后他被抬上担架了嘴里还念着的“圭贤”。金希澈再次鼻子发酸,我的正洙啊。


 

崔始源把带来的羽绒服给每一个人披上,金希澈看着他惨白的脸和肿胀的眼睛,我们门面怎么憔悴成这副样子。明明昨晚还臭美地发了自拍到群里被朴正洙警告来着。还不都是因为你啊朴正洙,把大家搞成这样,不过你好好回来的话我就原谅你,真的。

 


金希澈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久到他觉得自己已经被杀死了上千次,却也快到金英云还没赶到医院的时候就得知了抢救失败的消息。


 


李东海发了疯似的要冲进去看,被医生拦住了。金希澈想,我才不要看他,他一定特别丑,他那么喜欢我肯定不想我看到他那副样子,他那么爱干净那么喜欢白色的一个人。


 


金希澈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了,他张嘴大口地喘息着,仿佛溺水后被救上岸的人。金钟云哭到脱水被送去输液了,金厉旭紧紧抓住他的手臂,像是在确认些什么。


 


医院太阴冷了,金希澈觉得自己的腿被冻得有些僵硬,李晟敏把一杯热饮贴上他的脸,“哥吃点东西吧。”他买了东西过来,金希澈问他:“你吃了吗?”李晟敏摇摇头,怎么可能吃得下。


 


李赫宰把朴正洙的手机贴在心口的位置,像是想用自己的体温温暖那块冰冷的机器。金希澈把它从李赫宰因无力而发软的手中抽出来。红白条纹的手机套是自己送的,边角处被磕坏了一块,摸上去有些扎手,密码是被自己强制设定的1983,桌面是他们一群人的合照,自己的脸上被画上个小小的爱心。我用了这么长时间让你的生命里的每一处都带上我的痕迹,然后你就这么走了。


 


金希澈被驱使般一路点进一个秘密相册,密码是自己的生日,里面只有两张图,他点开,一张是朴正洙趁自己睡觉时的偷亲,光线不怎么好,但他可以看到朴正洙那颗小小的梨涡,偷亲我心情就这么好吗。金希澈划到另外一张,是几句手写的话,


 


“希澈啊,我爱你,你也爱我对吧,你发现这个相册的那天就算我先告白的吧。我真的爱你。”


 


相册创建时间是他刚买手机的那天,他一直都这样吗?每换一个新手机,就设置这样一个相册,等着自己发现它。


 


金希澈再也忍不住,他大声哭出来。


 


朴正洙的公开吊唁持续了三天,成员们都在灵堂里守着他,朴正洙那么爱说话,让他安静那么久他肯定受不了。金希澈小声地和他说爱,说自己觉得他是全世界最好看的人,说自己最近录节目的一些趣事。郑允浩和沈昌珉也守了三天,金希澈想起很多年前他们二十来个人挤在一个宿舍里,郑允浩那个放零钱的大大的水桶,平时大家有钱都会放进去,饿得不行的时候就拿出一点偷偷去买吃的,朴正洙疼弟弟们疼得不行,特别是李东海李赫宰这两个小崽子,只够买两份食物他愣是让他们吃了。金希澈是好久之后才知道,那段时间自己时不时让朴正洙带吃的回来其实花的是对方的晚饭钱,但是朴正洙什么都没说,仿佛对金希澈好是天经地义的。朴正洙这人,他一开始就不该对我好不该吸引我不该笑得那么好看,我现在也不会心痛得快要死掉。


 

这三天来了很多人,每个人的脸上或多或少都带了点悲痛,朴正洙这样好的人,只要是和他合作过的很难不喜欢上他。金希澈想到这里,哭着哭着又突然笑起来,脸上带了点自豪的神色。我们正洙可招人喜欢,不过他最爱的是我。

 


和他们已经分开了很久的中国朋友守了一整晚,金俊秀他们也都过来了,一时间当初的十八个人竟是在这种情况下聚齐了。


 


吃不下东西,几个弟弟被哄着吃了点又跑去卫生间吐出来,几天下来光是打葡萄糖大家的手背上都是针孔。金希澈给朴正洙发了很多信息,再拿他的手机回复自己,当作他收到了自己的爱语并给予了回复。


 


正式出殡那天大家真正地有了朴正洙已经离开的实感,金厉旭嘴里念着朴正洙的名字,声音细细的,每一声都像是一把小锤子打在金希澈的心上,那个名字像是一个咒语,金希澈对它无可奈何。


 


金希澈抬着棺材,拇指无意识地隔着层手套抚摸着散发出香气的木材,仿佛自己在抚摸那个人的梨涡。


 


等他火化了,我要把他的骨灰偷回家,混着酒喝下去,我们就再也不分开。


 


金希澈简单收拾了一下便搬去了朴正洙家,用自己带过来的艳红色的小物件弄乱他白色的房间,每天都有人陪他,几个人穿着朴正洙的衣服挤挤挨挨地躺在朴正洙床上,随意地聊些无营养的话题,就像以前一样,或者互相抱着沉默地流泪。


 


金希澈在一个没人的下午让朴正洙真正地融入自己的身体里,他喝了三灌啤酒和一小坛骨灰。正哭得发晕时他听到朴正洙的声音,“希澈啊,别哭了。”温凉的手替他抹去脸上的泪水,金希澈抓住他的手,眼泪更加凶猛的涌出来。


 


金希澈睁开眼,被泪水模糊的视野里他看到朴正洙,朴正洙笑着问他:“希澈啊,做噩梦了吗?”说着便要用另一边手替他抹去眼泪却又被抓住,他笑出一个梨涡。金希澈害怕这才是梦,用力地撰住朴正洙微凉的手。“我们在哪?”他的声音颤抖得厉害,朴正洙像是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,斟酌着开口:“嗯……在车上,你录制节目完了我来接你,然后你就睡着了。”


金希澈没再说话,他坐起身来把朴正洙拉向自己,在对方疑惑的眼神中亲上他唇角那颗梨涡。


 


他吻朴正洙,“正洙啊,我们在一起吧,我爱你,我真的爱你。”



冷淡花魁:

开车部分的四嫂会那样主动,是因为我觉得四嫂不是小白兔,也不是矫情小女生。他是个19岁血气方刚敢爱敢恨的男孩子。同时他也有他性格里的小心机和占有欲,所以他在确认四哥对他也有好感时,会很主动。至于所谓的矜持么,大清早就都亡了

我喜欢锅包肉呀:

感觉今天笑点都在这一part里了😉
cut1:屁爹怂的呦~恼羞成怒 大概知道teetee要套路他 各种假动作踢踢打打的…

cut2:屁爹是真的搞笑 特别是teetee帮忙挡着 转身逃走那几步撩的 大概是屁爹的偶像包袱在作怪(当然不是hhhhh)

cut3:夜里最大胆的屁爹😂 气氛好的莫名要来解teetee的扣子 teetee:阿莱?救救孩子
屁爹:别怕,我只解一颗😈

cut3:社会我tee哥 花式撩屁爹✨ 最后牵手成功👬

cr.kame

呜呜呜呜呜呜

卡卡是公主:

我的天
大概甜吐了吧
OMG
少爷是让你不得不服的存在了

cr:logo